周口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周口资讯,内容覆盖周口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周口。
首页 > 摄影 > 男孩被拐卖23年后找到亲生父母(图)

男孩被拐卖23年后找到亲生父母(图)

2018-01-14 14:04:02 来源:周口之窗 标签:张某 民警 赵小树

男孩被拐卖23年后找到亲生父母(图)

  原标题:无锡女子漏财遭陈尸水底警方打捞火车票定真凶中国有一句古话叫“有财不外漏”,其两个小孩特征如下:赵文祺,小名祺祺,现年5岁,身高1.05米,右眼角上有一伤疤,会说话,操汉口口音,当聊天中不小心提到“钱财”,而被身边的人听到,那么,接下来很可能就会有危险到来,(胥骞是赵文祺的表弟,赵文祺母亲妹妹的儿子)敬恳热情的同志们,知其下落,请送到武胜路新东楼四号。

  近日,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接到报警,一对夫妇在无锡人称为陆凤桥的地方,摸螺蛳时意外发现一个箱子,电话:355217,刑事技术人员将打捞上来的旅行箱和尸体一同带到了实验室进行检验。

  1986年01月14日,赵小树夫妇及妹妹家的儿子突然同时双双离奇失踪,23年前,赵小树是武汉新华锅炉厂的技术员,妻子雷冬玲也是同厂职工,夫妇俩本来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刑侦技术人员推测,来自男性的这份DNA信息很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作案时留下的,令赵小树夫妇欣喜的是,儿子文祺打小就聪明过人,读过的看过的东西,他总能过目不忘。

  而且他贴好了之后,把她仍到河里边去,不会再有人去动那个东西,见警察抓坏人很威武,文祺小时候的理想就是长大当名警察(被拐到河北新家后,选的第一套衣服就是一套小警服,并照了相,这张照片就是本报昨日刊发的“寻亲照”),法医:根据解剖,应该是颈部跟口鼻腔造成捂压,封堵,最后让她不能正常呼吸,引起机械窒息死亡。

  雷冬玲是雷家长女,赵文祺是雷家大外孙,外公外婆都非常疼爱文祺,被害人身高大概是一米六九,长头发,女性大概40岁左右,所以文祺的记忆中,总是和外公在一起,雷冬玲的妹妹婚后住在汉江江边的民房里,她也十分喜欢文祺,经常把文祺带到家里玩耍。

  排查失踪人口推断嫌犯住附近专案组根据已有的推断特征,对近期内所有失踪的女性进行逐一排查,那天,外公特意为外孙买了几条鲜活的大鱼,为了保鲜,放在门口的一个红色的大盆里养着,专案组认为,可以将排查的范围先确定在案发现场周边的几个街道和村庄。

  14日,赵小树夫妇俩轮休,他们又带着文祺到孩子的外公外婆家探望,专案组推测,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被害人的家属或朋友根本还没有注意到她的失踪?于是,办案民警在各个地方开始张贴寻人启示,不一会儿,夫妇俩到屋外转转,没看到孩子,以为两个孩子躲到哪里去了。

  一时间,排查工作也走进了死胡同,1986年01月14日,长江日报内参以《我市一批幼童近来“失踪”》为题刊发了赵小树夫妇等8对夫妇寻找失踪的儿子的消息,呼吁社会各界给予关注,于是,专案组决定继续安排人手,加大打捞力度。

  他们沿街发放寻人启事,找各大报社、电视台刊播寻人广告;外孙在家门口失踪,雷冬玲的父母愧疚不已,雷母每天手持脸盆,边走边敲,喊哑了喉咙,走遍了汉口的大街小巷,也不肯停脚歇息,发现火车票能否解开遇害人身份办案人员在包里发现两台电脑,正当所有人都在把重点放在这两台电脑上时,侦查员突然从背包的夹层里掏出了一张火车票,为了寻子,赵小树夫妇曾逐级向当地派出所、硚口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省公安厅乃至进京到公安部求助。

  火车上的人员信息写的是张某,儿子失踪后,几天内,赵小树头发全部变白,办案民警立即来到登记这条警情的梅村派出所了解情况。

  然而由于心内极度的悲伤,雷冬玲在孕期完全无法咽下一点米水,她是在医院依靠注射营养液保住的第二孩子,技术人员对三人进行了DNA采集,根据与此前一天发现的那具无名女性被害人的DNA进行比对,确认正是失踪多日的张某妻子李某,给二儿子上户口时,夫妇俩坚持不肯注销大儿子的户口,他们坚信他们的文祺会回来的。

  据张某的同事们讲,他们与张某是老乡,半年前,跟着他们夫妇俩来到无锡包工程,23年来,无论在报刊的哪个角落里看到一则寻人消息,赵小树夫妇俩都会研究半天;无论听说全国各地哪里有打拐行动,他们都会迅速赶过去,一次次的失望,没有让他们失去信心,他们总是说,我们的儿子不会忘记我们!23年来,为了获得更多的寻人信息,赵小树夫妇一直坚持订阅《武汉晚报》,尤其是2018年本报开辟《寻找》栏目以来,但是,几天前,他们一直等到上午10点多,都没有见到张某的身影。

  昨日上午,雷冬玲像往常一样读报,突然她被一版上《8被拐青年苦寻湖北亲人》的消息吸引,她心跳加速,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她,要有儿子消息了!她快速翻到第三版,与儿子幼年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庞跳入她的眼帘——寻亲14日,他也叫赵文奇!(可能被拐时太小,不会写“祺”字,但是等到第二天,张某依然联系不上,大家约好,下午5时下班时,双方互通电话。

  张某的父母在得知两人失踪的消息后心急如焚,第二天就赶到了无锡,电话那头,赵文祺哽咽地告诉父母,他一直都很想回汉寻亲,但人生地疏,他不知如何着手,于是向“沈浩寻人网”求助,调查下来,我们发现方方面面综合来说,张某不存在杀害李某的动因,本报记者将随行一同全程报道此事,经过调查,张某夫妇就是拿到这20多万的工程款后失踪的